只有健康的母亲才有健康的孩子,有健康的童年才更可能有美好的人生

只有健康的母亲才有健康的孩子,有健康的童年才更可能有美好的人生
只有健康的母亲才有健康的孩子,有健康的童年才更可能有美好的人生。妇幼健康是整个人类健康的基石,也是我们拥有美好未来的决定性因素。2022浦江创新论坛的重要环节——“第三届全球健康与发展论坛”8月28日在上海举办。本次论坛以“关注全球妇幼健康,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为主题,探讨如何以科技合作为纽带,协助发展中国家探寻妇幼健康的解决方案,以更加行之有效的科技支撑,佑护人类健康,促进可持续发展。上海全球健康与发展卓越中心宣布成立从整个国际健康环境而言,妇幼健康是全人类健康的基石,是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前提。然而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每年都有妇女和儿童死于本可预防的疾病,仍有妇女和儿童未能获得孕育和成长所需的营养和卫生支持,加之正在被拖慢的全球减贫进程,贫困妇女和儿童面临的营养和医疗危机加剧,全球可持续发展仍面临严峻挑战。在28日的论坛上,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朱启高、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中心副主任吴程、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郑志杰等嘉宾出席论坛并讲话。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高级科学家安德烈·卡瓦略等中外嘉宾围绕全球宫颈癌消除等话题展开了主旨演讲。在论坛上,上海市科委与盖茨基金会共同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国际合作平台 ——“上海全球健康与发展卓越中心”。创新要触及有需要的人群在全球妇幼健康的各项衡量指标中,5岁以下儿童死亡人数是最为重要的指标之一,因为它代表着人类整体健康水平,也是衡量进展与公平的主要指标。从全球数据来看,世界正在取得进步,特别是最近三十年。在上世纪60年代,每年有2000万五岁以下儿童失去生命,到上世纪90年代这个数字是1700万,在三十年后,这一数字又大幅下降到500万。然而,即便每年失去500万个孩子的生命仍让人无法容忍,因为这个数字背后是全球健康与发展领域巨大的不平等——这些死去的孩子绝大多数生活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且死于完全可以预防和可被治疗的疾病。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郑志杰在解释上述数据时表示,基金会过去二十多年的实践,特别是与中国伙伴密切合作的这十五年,都在不断思考——全球健康与发展的挑战巨大,如何才能用有限的资源为那些贫困地区有需要的人群带来最大的积极影响?“我们特别深切的体会是,应对疾病、贫困等全球性挑战,创新至关重要,但只有科技创新还远远不够。只有创新真正触及那些有需要的弱势人群,让他们也可以从科技进步中受益,真正深远的影响才可能发生。而要实现这一点,我们需要各国、各界对创新合作拿出诚意、勇气与智慧,共同寻求和搭建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当然,假使要确保这样休戚与共的合作,那么伙伴们需要拥有共同的目标与信念。”郑志杰说。WHO推出全球战略消灭宫颈癌论坛上,多位嘉宾就如何推进全球妇幼健康发展展开了互动对话,其中消除宫颈癌是被频频提及的一个话题。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高级科学家安德烈·卡瓦略在视频演讲中提到,WHO已就消除宫颈癌提出了一个全球战略,帮助各国制定路线图,最终实现消除宫颈癌——若这一计划成功,那将是人类有史以来首次全世界共同承诺来消除一种癌症。卡瓦略指出,目前宫颈癌在全球23个国家都属于最常见的癌症,其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较高。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大,发病人数占到全球的18%,死亡率占全球的17%。安德烈·卡瓦略说,由于宫颈癌从前期人类乳头瘤病毒(HPV)感染到最终发展为侵袭性癌症,过程非常长,因此只要做好三个要点,就可能实现消除宫颈癌这一目标。首先,要在女性人群中进行积极的HPV疫苗接种,至少要让女童在15岁之前达到90%的接种率。第二,在35岁以上女性人群中实现70%以上的高危型HPV筛查,对于35岁至45岁之间的女性要进行两次筛查。第三,让90%以上患有宫颈疾病的女性接受治疗。“假使这三点都可做到,我相信,人类是可以完全消除宫颈癌的。”卡瓦略说。目前,中国的宫颈癌发病率约为十万分之十一。安德烈估计,若上述三项措施得到充分实施,那么中国可能在2050年左右实现宫颈癌的彻底筛查。在互动对话环节,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副主任徐福洁也呼吁,我们不单单要把疫苗开发出来,还要把疫苗打到该打的那些人身上,这才是真正解决妇幼健康的目标。“比如宫颈癌疫苗是很重要的,还有宫颈癌筛查,可以更快地使妇女不死于宫颈癌,但这样的技术也需要一个推广,怎么操作得更简单,这都需要很多技术。我们想开展的技术是一站式的,而且是低成本、高质量的。大家在基金会能看到中国的力量和中国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很多的。我们今天建立了一个卓越中心,我有一个非常强的期待。希望我们在妇幼健康这方面能看到更多的落地成果,从上海出发可以到最边远地区。”徐福洁说。